迷霧之眼
關於部落格
一種想看透事物本質的天性 深知混雜其中不如靜靜地旁觀 發覺出想知道的答案



_uacct = "UA-445744-2";
urchinTracker();
  • 11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民國七十八年臺中港水上摩托車入侵事件

在版上討論了幾回,有些事情是被歸類在假設狀況,也就是說大家有想到,卻認為機率不高,甚至認為不嚴重。我在 google 搜尋了蠻久,找到了幾則新聞,但跟水上摩托車偷渡有關的,就僅有2001/5/27 海岸巡防署金門機動查緝隊查獲金門首件大陸民眾騎乘水上摩托車偷渡案 福建惠安籍青年鄭培養於小金門上林村上岸被逮個正著 全案由查緝隊擴大偵辦中一則,而且點進去的聯結也已經失效,只留下新聞標題。其實民國九十年發生在金門的並不是第一起事件,再早一點的應該是民國七十八年十月底在臺中港的事件,而那時候正是本人在警備所轄區內發生的事。而這件事的背後,其實還有一件臺灣違反國際慣例處理政治庇護的事件,我在今日找另外到了兩則相關的新聞,總算把全貌拼湊出來。 事件 時間是民國七十八年的十月三十日晚開始的。 各位或許不曉得,十月份對臺中港的海防警備有什麼意義。因該這麼說, 因為氣候的因素,十月份起臺灣東北季風增強,海面上海象變差(注意:不是動物),整個船隻航行偷渡變得相當困難,如果試圖偷渡近岸的話,船隻相當容易擱淺,加上臺中港並非天然良港,而是以人工開鑿出來的,所以突堤效應就更加明顯。也因此從十月份起對轄內的海防單位來說,是淡季,是度小月的開始。 民國七十八年有發生過什麼大事呢?相信大家都很有印象,六月四日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天安門事件,中共以武力強力鎮壓民運人士。隨後民運人士紛紛走避,中國大陸也開始內部大整肅與緝拿民運人士。這兩件事情之間彼此有什麼關連呢?請耐心聽我說完。 十月,大陸的局勢基本上已經明朗且穩定下來了。國內也慢慢地恢復戰備狀況,幾個月前劍拔弩張,一副準備反攻大陸的狀況也彷彿只是一場夢。但是因為十月三十一日是國定假日,所以還是有例行的戰備。不過不管是對老兵或是新兵來說,戰備期間的首要的敵人,反而是上級督導的長官。不過長官也是人,長官也要休假,加上單位那麼多也不一定會被點到,所以選擇在營而不休假也是另一種思考,我就是這樣盤算著。反正我喜歡穿軍服,戰備期間就全副武裝,加上因為這時候還很菜,該記該背的通通很認份的做,所以督導就督導,怕什麼呢?(註:警備兵因為任務屬性關係並不需要穿軍服) 就在很悠閒地看新聞時,電視機底下的 101F 有了不尋常的熱鬧,心想,又有狀況了。 經過 幾分鐘後幾經求證,開始理出一些頭緒,不過也更確定整個局勢有點混亂。說得明白一點,就是大家知道出事了,但卻沒有那一個人、那個單位搞清楚狀況。最先傳回狀況的臺中港的南堤炮班,不過他們只知道有人入侵(因為經過他們監控區域),但是速度奇快,可以判斷並非是一般漁船,而港內的海軍也沒有那麼小的艦艇。 接下來是駐守火力發電廠的龍井連步巡人員,步巡到南堤炮班打來,因為他們發現了入侵的交通工具-水上摩托車,但是並沒有發現人員。這下子大條了,是中共特戰人員入侵嗎?在六四之後的大動作嗎?當下覺得事態嚴重,立即通報警備分區與地區警備處,這下子地區警備處與警備分區警備科開始緊張了,警備車立即開拔,並要我們嚴密掌握狀況,有進一步消息立刻回報。 當下馬上召回警備所所有外出人員,並通知在外查哨的所長先趕往龍井連。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狀況不明,水上摩托車可以搭乘兩個人,但目前我們無法判斷入侵人數以及身分。如果是特戰人員的話,更有可能危及自身安全,所以在向所長報告後建議他直接前往龍井連連部,至少那裡有足夠的兵力,也比較安全,另一方面南堤為事發的警戒區,炮班為龍井連所派出之一部,掌握狀況也比較容易。 接下來就是打不完與回不完的電話,立即通知海防營戒備與準備必要的支援,五百公尺外原本熄燈的海防營開始動了起來,幾部軍卡轟隆隆地怒吼起來。電話再一轉,通知所有轄內其他海防連,加強戒備並預防類似事件發生;然後電話再撥到海軍,請海軍派艦至外海搜索,逮捕可能的其他同黨。這一刻真是風聲赫厲,緊張的不得了。不過事情還沒完,馬上再掛了電話給臺中港港警所,請他們派警員立刻封鎖出入港區的所有途徑。接著再通知隔壁的臺中憲兵隊臺中港分隊戰情此事,與海防營一樣,隔壁憲兵隊立刻全副武裝緊急集合。最後,才是通知第二線大甲、清水、烏日三個警分局及臺中縣警局。看我提得瑣碎,但當時真是與時間賽跑,你必須判斷順序先通知誰,以及通知他們做什麼,對一個二兵來說,壓力真大。因為你必須隨著狀況演進,隨時通知相關單位到達指定的攔截點匯集與管制。如果沒堵到人,整個警備所及海防單位會被判處作戰失敗,後果是很嚴重的.... 這一刻,整個海線通通繃緊神經。如果人一刻沒逮到,就一刻不得安寧,另外更擔心附近的化學儲存槽會不會被破壞。港區裡多組步巡、機巡、車巡穿梭不斷。但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仍然沒有逮到人。地區與分區的警備車也已經到達現場,我向地區及分區的長官報告狀況及事情的經過,並同樣建議前往龍井連連部接替指揮。......接著連續幾小時,就是不斷地進行搜捕任務..... 最後,是一通戰情電話結束了這狀況。打來的單位卻是我們想都沒想過的,原來偷渡的兩個人在港區躲藏著,卻被戍守海軍雷達站的海軍陸戰隊衛哨發現而逮捕(沒有通知海軍陸戰隊是因為他們並不在我們的通連諸元上),隨即遞解到龍井連,隨後帶回警備所偵訊。 大家以為事件結束了嗎?一般的狀況是警備所做完筆錄後就遞交由靖廬接手。可是那兩個人,一男一女,卻自稱名為張國忠、蘭潁,關係是未婚夫妻,透露的身份卻是六四天安門民運人士,要求尋求臺灣政治蔽護。這下子棘手了,又不能因為片面之詞就相信他們是民運人士,但又不能以處理一般大陸偷渡客的方式處理,麻煩了。加上臺灣首見的以水上摩托車這種交通工具入侵海岸警備區,大家也懷疑動機不單純。所以簡單地做完筆錄,地區和分區長官就開始頭痛了..... 大概是事情如此不單純,所以警備分區政戰主任也來了。不過來的第一件事情,卻是召集我們談話,以下是我記得的內容: 政戰主任埃,各位戰士你們不要和那兩個人講話,共產黨很厲害的,他們會把你們洗腦..... 是..... 我心裡想的:什麼?在我們地盤,不是我們該跟他們洗腦,貫輸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道理嗎?怎麼我們反而要害怕他們呢?虧他還是政戰主任,對我們自己沒信心。那麼政治教育不就一點用處也沒有嗎?(更何況當年臺灣明顯優於大陸十年,那時候誰會相信大陸比較好?) 自己想想,果然是個稱職的政戰點..... 在靖廬招待了幾天之後,上面終於作出了決定,先移送宜蘭靖廬處理。於是在 1989/11/5 ,把人先送到我們警備所,地區下令由臺中港區憲兵隊派員戒護。當隔壁憲兵隊派兩名武裝憲兵前來,將張國忠及蘭穎銬上手銬的那一剎那間,我見到張國忠的神情那是我一輩子忘不了的,他幾乎是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後記 對我們警備所來說,逮到人就算是任務成功。可是我一直在想兩件事: 1.那兩個人到底是不是民運人士? 2.未來還會不會有類似的入侵可能,我們的對策又是什麼? 慢慢地我退伍了,不過並沒有忘記這件事。幾年後,我在報紙上又看到張國忠的名字及宜蘭靖廬字眼的新聞,心中還是那麼強烈地疑問?那兩個人到底是不是民運人士?如果是,為什麼還在宜蘭靖廬?應該前往第三國。如果不是,那又為什麼仍沒遣返? 今天我找到了這則新聞:台湾:辛酸漫長的逃亡路發生在台湾的一件政庇案。證實了他們的身分:他們的確是民運人士。 而遺憾的是,後來的情節是臺灣將他們兩個人遣返,回去被大陸勞改;然後他們對臺灣信心不減,後來逃出來第二次偷渡來臺尋求自由,第二次一樣被關在靖廬,後來目前已前往定居瑞典。而第二次,也就是我退伍後看到的那則新聞,只是我不曉得中間的這一段故事。只能說,他們那一段被勞改受苦的日子,臺灣對不起他們。 ps.張國忠名字沒變,而蘭穎應是王敬,只是應訊時這樣自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