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之眼
關於部落格
一種想看透事物本質的天性 深知混雜其中不如靜靜地旁觀 發覺出想知道的答案



_uacct = "UA-445744-2";
urchinTracker();
  • 11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與敵人對談

文中最讓我有感覺的,是老布希時代擔任駐南韓大使的葛雷格所抱怨的一段話,話是這麼說的:
我們之所以在一些地區遇到這麼多的困難,乃是因為小布希政府把外交只當作一種對其他國家有好表現時才有的『獎勵』,我們現在變得只能和盟友對話了。
誠如其言,但我覺得這話不止是在外交上有意義,拿來看許多事情也是一樣通用的。比方說國的內政黨政治狀況,之所以越演越烈也是在於只有放話,而且還是放狠話,不肯與對手來進行溝通與對話。同一組織都有可能有意見不同的人,你何以認為本來就不屬於你陣營裡的人會乖乖地聽你的話?何時大家眼裡只有同歸於盡的「相互保證毀滅」式的操盤模式(也許可能還自認是全數殲滅式的「絕對保證毀滅」,所以他人必須要屈從我方之意志?),一開始就沒有善意,不論那一個政黨都不可能接受無條件的投降,那麼反撲就是必然的結果,於是永無寧日。 兩岸之間不論是密使說,還是各種折衝談判,變得好像跟對方接觸就是一種罪惡,好像談的人一定就會出賣自己。所以,去談的人被冠上紅帽子,是對方的同路人,倘若都是這樣,那麼以後派誰去談呢?密使這件事就更有意思了,即使是敵對的雙方還是有必須要談,古語說:「兩軍對陣,不斬來使」。怕得就是斬了來使,以後談都沒得談。兩岸該不該談?誰認為不該,只要不出賣自己又能爭取到更好的籌碼,為什麼不談?不管你的立場是統是獨,都必須要面對這一個課題。 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充滿曖昧與晦暗不明的外交,變成了情緒宣洩的管道,讓自己逐漸喪失籌碼,何苦呢?正確的作法應該是要不受情緒影想,堅持本身立場並不排斥不斷地與對方對話才是吧。 想想,這類的議題還挺有趣的。 也許套用在職場上穫市人際關係上也不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